夢柔


愛是一句冷酷而破碎的哈利路亞。
——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

© 榎家小生
Powered by LOFTER

【馬賽】馬庫斯和諾絲分手了?!

※大學AU/歡脫

※馬庫斯和諾絲分手了?!等等,那個站在馬庫斯會長旁的漂亮男人是誰?賽門?那個實驗室優等生賽門?!老天,誰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賽門


馬庫斯和諾絲分手了。

當賽門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驚訝的連手中的試管都倒錯地方,價值三百鎂的實驗藥劑就這樣超出了原本測量好的毫克,那管試驗瓶毀在了這間實驗室裡手最穩的學生手上,

「What?Why?」賽門發現他這幾秒鐘裡錯亂的無法組織任何的詞句,這個消息讓他放棄拯救手裡的試管,他像隻呆板的人工鸚鵡硬邦邦的說出幾個單詞。

「我的老天!停停停——放下你手裡的玩意!」一邊的學弟發出了被踩到小指頭的痛呼,沈浸在實驗裡的學弟明顯沒...

【漢康】即便如此我始終都渴望著愛 04 (END)

※前篇:010203

——愛是什麼,你若是在其中迷茫了後悔了,一但失去了自身最為拙劣的情感偽裝,當你直視手中空無一物的現實,這就是最令人瘋狂的懲罰。


日子過的很快,暴風雪的夜跟著晝夜交替的地平線緩慢地翻了頁,就像是漢克又長起來的鬍子,所有的日常都回歸了最普通的樣子。

康納的手臂終於修好了,好長一段時間沒辦法正常作業的仿生人在身體回歸於完整的那一天終於鬆了口氣,至少他不用再因為那隻無法使用的手臂而煩腦該怎麼去搶漢克手裡高熱量的甜甜圈。

「康納,仿生人會做夢嗎?」

「基本上來講,我們是不會做夢的。」

康納對著漢克微笑,同時將對方想從他手下順走的甜甜圈輕柔的拿回來。

「...

【漢康】即便如此我始終都渴望著愛 03

※前篇:0102


暴風雪在夜裡倉狂,康納不像那些在這種雪夜裡仍得站在路邊待機的仿生人一樣,得繼續執行無人看見的任務。RK800躺在溫暖的室內不受外在天氣的侵擾,他沙發上側過身子,一時半刻無法進入休眠模式。

只是很突然的,康納想起了這件事。

他曾以為死亡這件事就只是一個數據,他不會有任何的感覺,也許一開始會感受到『傷心』,一種生物元件所模擬出的情緒,但那也是短暫的,與這種模擬情緒並存的是他的社交模組,它會編程出合適的應對模式讓他能在這份傷心中繼續執行他的任務。

康納就想,要是有那麼天到來,他會替自己負責的人類舉辦好一場嚴謹的喪禮。一個喪禮不應該有閒雜人等在一旁錄影留念,也不...

【漢康】即便如此我始終都渴望著愛 02

※前篇:01


漢克沒有讓康納獨自一人留在警局,老警探這幾天忘不了康納在他懷裡逐漸『死去』的模樣,比雨滴還要來得溫暖的藍血在手裡暈開,他知道那時的自己在顫抖,沒有任何一個人類能在這樣子的情況下冷靜,即便他足夠優秀,也無法否認當面對生命逝去時的濃厚無力。

可漢克不會說出口,老警探看著眼前狀態有些慘烈的仿生人搭檔,如果康納是以完整的樣子回來,也許那股感覺不會那麼嚴重,可他就像個出任務受了傷的人類一樣,帶著包紮和不靈活的手臂回來了。

漢克很難說明當他看見康納站在底特律警局門口,看見他的心情。

一點點的無奈、暖意還有更多的酸澀。

他不知道康納為甚麼這麼早就回來,但也不得不說這次他喜歡他...

【漢康】即便如此我始終都渴望著愛 01

※我想我將死在此了

即便如此/我始終都渴望著愛


——誰都有過那段,年輕而老去的人生。


「你怎麼可能被人類愛著!」


破爛的仿生人用著走調的聲音對站在他面前的警探型仿生人吼著,就像是被逼到絕境發出絕望尖叫的野獸,他傷痕累累地拖動唯一的一條腿,試圖將自己離那個該死的叛徒遠一點。

康納並沒有配槍,仿生人不得拿取槍械的禁令仍在,就像是淺規則讓每個還在體制下的仿生人繼續遵守著,就算他是警探型用的原型也服從這些植入程式的原則。

他對於這個異常仿生人並沒有多大的攻擊性,他們是同類,一樣的出產地、一樣的構成方式、一樣的編碼,但為何到了現在康納只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寒冷。...

【漢康】壞孩子的處罰

※學園paro,教授X學生(大概)

※學步車走連結


『(高舉一顆雞蛋)這是你的大腦。

(拿起一個滋滋作響的熱煎鍋)這是毒品。

(敲開雞蛋,打在鍋上煎)這是你的大腦正在服用毒品。

有任何的問題嗎?


——一九八七年反毒組織「無毒美國的一份子」。』


「噢拜託,康納你又在我的平板裡載了什麼鬼東西。」

毒物研究室裡專用的平板被一對骨節分明、戴著手套的手抽走,那上頭沒有解析氰化物的數據也沒有教授最喜歡的球賽直播,只有該死的戒菸、戒毒廣告——老天,為什麼他的分析室會簽下這個孩子,從他進來的第一天漢克就從沒好好的偷懶過。

「主任您該停止娛樂項目,專心在解讀分析的報告中。」...

【漢康】偏離任務內容(ABO注意)

▶CWT50突發釋出


ABO,走外連(都懂的問題)



  男人歪著頭,打理整齊的黑色髮絲垂下了一縷髮絲,他習慣性的伸出手、戴著白手套的修長手指抵著唇,明明只是一個單純到不行的普通執行動作但出現在這個男人身上就是顯得性感。


  那是屬於仿生人的特殊吸引力,不得不說自從異常仿生人的出現,人類便逐漸發現這些仿生人比想像中的還要來得致命。


  此時這名RK800警用機型康納正穿著一身筆挺的服務員服裝,他站在電梯旁露出職業的微笑,微勾的唇角、上揚的眼眉,即便只是場面性的笑他仍是贏得所有顧客的好感。


  「您好,請進電梯。」在顧客進去電梯後,受到良好訓練的仿生電梯人員對...

【汉康】我有个哪怕忘记也想见的人

※我有一个哪怕忘记、哪怕等了他很久、哪怕他也一样忘记我的人——


汉克・安德森醒来的时候,这里是一片光明,抬起头望出去能看见的是一大片无云的蓝天。连只鸟都没有的那种。汉克从地上撑起身体时才发现他躺在一滩浅浅的水里,那个深度连他的手都没有淹过。

这里很安静,如果要说的话有点像是那种山间里隐蔽的一角落,没有人烟,也没有任何的光害,就是无尽的浅水和没有变化的天空。

陌生、从未接触过的场景,和常理搭不上边的景色,他像个傻子一样坐在这片水里,镜面般的水面还能映出汉克此时有些呆愣的表情。

汉克没有感到不安,在对于这环境警戒之前他有一件事胜过了这种怪异感——目前这种状况这对于他来讲,是不合理的...

【漢康】固定行程的不確定性

※七夕小短篇賀文(遲到again)

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日常中感情線不明顯的相處,有機會寫出來覺得開心


康納每一天的行程大多都是這樣,幾乎沒有例外,自從耶利哥事件結束,康納再次與漢克搭擋後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

他們會在一天的開始進到警局,值得慶祝的是底特律的副隊長在異常仿生人RK800的督促下終於能準時進到警局,這段日子總能看見漢克滿臉菜色的待在位置上。

康納就和往常一樣坐在漢克對面,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座位多了些小東西,像是小女孩的狐貍玩偶、民眾的感謝小卡、警局送給他的榮譽警徽。

康納的座位保持著仿生人特有的整齊感,但在之下多了些仿生人從未有的人情味。

漢克對此只...

【漢康】希望你喜歡,Happy Birthday.

※反轉AU,HK800X警探康

※康納小可愛0815生賀(美國時間還沒遲到⋯!)


康納已經很久沒有過生日了。

底特律的緊迫生活,長時間的辦公時數,這陣子異常仿生人與人類的衝突讓他的警探生活在另一種意味上的多采多姿——康納是習慣的,辦公桌上整齊的檔案夾和總是裝著黑咖啡的白馬克杯是他每日的一部分。

「康納!該死的你昨晚又熬夜了吧,你為什麼就是聽不懂人話——嘿!別把頭轉過去你這臭小子!」康納低下頭不去看聲音的來源,不過對方直接一把將他的下巴抬起強迫康納看向他。人類警探裝做鎮定試圖以冷靜姿態無視三個月前參與他生活一部分的仿生人搭擋——他頑固的撈叨,可最後以失敗告終。

康納對上的是

1/13